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

据参考消息报道,[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7月17日报道]题:战争中最致命的五种化学武器(作者国际战略研究所防止核扩散与裁军项目副研究员迪娜·埃斯凡迪亚里)

现代化学武器是一战期间被引进战争的,目的是打破堑壕战的僵局,但化学武器受制于地形和天气条件。随着武器的日益精准,化学武器的战术优势正在下降。今天,它们的可怕后果,远大于它们对战场胜利的贡献。它们的随意性和不可预见性,以及有些时候造成的可怕后果,使它们成为一种让人恐惧的强大武器。

以下是最致命的五种化学武器:

毒性最强:VX毒剂

VX是一种有机磷化合物,属于神经性毒剂,它作用于神经系统的神经脉冲传导。它是一种无臭无味的油状液体,呈微黄色。

VX毒剂是英国人在上世纪50年代初发现的,它之所以威力强大,是因为它是一种持久性毒剂。一旦被释放到空气中,它挥发起来很慢。在正常的天气条件下,挥发需要好几天;在非常寒冷的天气,可持续数月发挥作用。VX气体的比重大于空气,这意味着,它被释放后,会下沉到地势较低的地方,造成更大的伤害。这些特性使VX成为一种有效的区域拒止武器。

VX还是一种快速起效的毒剂。人接触毒剂后仅几秒钟就会出现症状,包括流涎、瞳孔收缩、胸闷等。像其他一些神经毒剂一样,VX作用于控制身体腺体和肌肉的酶。当这种酶被阻断后,分子持续刺激肌肉,肌肉在不停地痉挛后疲惫。最终,窒息或心脏停止工作导致死亡。虽然接触毒剂的人有可能被救活,但即使微小的剂量,也可能致命。

最近使用:沙林

沙林(又称GB),是一种易挥发的神经毒剂。大头针头部大小的一滴,就足以迅速导致一名成人死亡。它在室温下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但遇热后可迅速挥发。沙林被释放后可迅速在环境中扩散,造成迅速但短暂的伤害。与VX类似,中毒症状包括头疼、流涎、流泪,接下来是肌肉逐渐麻痹,甚至死亡。

沙林是1938年一些德国科学家在研究杀虫剂时偶然研制出来的。日本奥姆真理教信徒曾于1995年在东京地铁施放沙林毒气。要使沙林造成的伤亡最大化,不仅需要以气体形式施放以使它的微粒足够小,容易经肺部吸收,还必须让它足够重,不会经呼吸再从体内呼出来。因此,沙林不太容易被制成武器。

最流行:芥子气

这种毒剂因特有的腐烂芥末、大蒜和洋葱气味而得名。它属于发疱剂,作用于人的眼睛、呼吸道和皮肤。当皮肤暴露于芥子气时,在数小时内会红肿、灼痛,接着形成大水疱,最终导致溃疡并留下严重疤痕。眼睛暴露于芥子气数小时后会肿胀、流泪甚至暂时失明。人吸入或食入这种毒剂后,会打喷嚏、嘶哑、咳血、腹痛和呕吐。

芥子气的杀伤力极强,并且化学性质稳定、效力持久。它的比重是空气的6倍,可以在靠近地面的位置停留数小时。这使它成为对付战壕里的敌人的有效武器。

最危险:光气

光气被认为是目前最危险的化学武器之一。1915年12月19日,德国向英军投放了88吨光气和氯气混合气体,导致120人死亡、1069人受伤。这是光气首次在战场上使用。它的毒性虽然不像沙林或VX那么强,但它更容易生产。

光气是一种窒息性毒气,作用于肺部组织。接触几分钟后出现的中毒反应包括咳嗽、窒息、胸闷、恶心、并伴有呕吐。

光气常温常压下为无色气体,有轻微的腐草味。

最易获得:氯气

上个月,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核查人员宣布,叙利亚在多次战斗中系统地使用了氯气等化学武器。这让人们对美俄关于消除叙利亚化武的协议产生怀疑。

氯气是一种方便获得的工业化学品,可用于很多和平用途,包括纸和织物漂白、杀虫剂生产、饮用水和泳池消毒等。叙利亚去年10月公布的首批化武申报清单中没有出现氯气,它没有与其他化学武器一起从叙利亚转移。虽然具有双重用途,它仍是《化学武器公约》中禁用的化学武器。

氯气是一种黄绿色气体,有强烈的漂白剂气味。像光气一样,它是一种窒息性毒气,可导致呼吸障碍,造成身体组织损伤。氯气易压缩为液态,从而便于运输和储存。虽然威力不如其他几种化学武器强,但由于方便生产和伪装,氯气同样是一种危险的化学武器。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