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中国跑者跑向世界——来自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赛的数据报告

  新华社北京11月15日电 题:中国跑者跑向世界——来自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赛的数据报告

  新华社记者汪涌

  随着纽约马拉松11月的成功举办,由东京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伦敦马拉松、柏林马拉松、芝加哥马拉松和纽约马拉松组成的2018年度世界马拉松大满贯赛事圆满落幕。

2018年2月25日,东京马拉松参赛者从起跑处出发。

  在本年度的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赛道上,数量众多的中国跑者用奔跑的方式展现了风采。风起云涌的中国马拉松运动,让越来越多的普通中国人跑遍祖国的大好山河,跑向世界,用奔跑的方式丈量着世界。

  今年的六大满贯赛吸引了众多中国跑者

  据世界马拉松大满贯赛事联盟战略合作伙伴万达体育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六大满贯赛一共吸引了6155名中国内地和港澳跑者。数量均居这六大马拉松赛事海外跑者前列。

  有着百年历史的波士顿马拉松,今年的中国内地和港澳跑者有488人;参赛人数最多的是柏林马拉松,达到2202人;东京马拉松有895人;伦敦马拉松有612人;芝加哥马拉松有1347人;纽约马拉松有611人。

9月16日,2018柏林马拉松赛参赛者经过勃兰登堡门。新华社记者单宇琦摄

  据万达体育介绍,万达体育与世界马拉松大满贯联盟去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拥有六大满贯赛相当数量的参赛名额。签约至今,他们接到的咨询及参赛申请中国跑者人数众多。中国跑者对参加大满贯赛事的需求十分强烈。

  从事六大满贯等马拉松赛事中国跑者组织服务的跑哪儿公司联合创始人田同生介绍,随着中国马拉松迈入井喷时代,越来越多的中国跑者跑出国门,以参加高水平、有特色的马拉松赛事为核心内容的体育旅游,成为中国一项新型体验式旅游产品。

  据田同生介绍,今年的六大满贯赛中,参加波士顿、伦敦、纽约马拉松的中国跑者数量均比上年大幅增长。中国跑者参加六大满贯赛事的人数,近几年来均以不低于两位数的比例快速增长。

  六大满贯赛为何吸引中国跑者

  万达体育认为,六大满贯赛事是全世界众多马拉松爱好者心中的圣殿,对中国跑者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越来越多的中国跑者出现在六大满贯赛事上,也加深了世界对中国的认识。中国跑者中,有不少马拉松赛事组织者、赞助商等,他们通过这种知行合一的方式感受世界一流马拉松赛事的组织,体验着马拉松文化,回国后结合各自实际,提升了国内马拉松的赛事组织水平,更好地满足跑者及合作伙伴的需求,培育出一批高品质的赛事。

4月22日,在英国伦敦,选手参加伦敦马拉松赛。

  湛庐文化出版人陈晓晖完成了六大满贯赛,他认为参加大满贯赛事,对于中国马拉松有益无害。因为这些比赛可以开阔眼界,让大家知道世界级的赛事是什么样。

  陈晓晖认为,中国近年来掀起马拉松热潮,参与跑步的人越来越多。跑者基数扩大后,不少有综合实力的跑者选择去参加国外高水平的赛事。六大满贯赛在中国进行的成功推广,加上涌现出一批专门从事海外马拉松服务的体育旅游公司,将参赛和旅游整合成便捷的产品,越来越吸引中国跑者。

  资深跑者王乐认为,六大满贯赛与一般跑步赛事最大的不同,就是赛事深厚的文化底蕴,给参赛者带来的成就感高、仪式感强。这些赛事都有较长的历史积淀,有很好的赛事设计和本土文化展示,属于“性格特征明显的”赛事,让跑者有很好的体验。

  11月4日,选手们在比赛中。当日,2018年纽约马拉松赛在美国纽约举行,超过5万名选手参赛。新华社记者秦朗摄

  王乐认为,“你若盛开,蝴蝶自来”。这几大赛事办赛理念清晰,传播做得非常好,吸引了众多想要在那种氛围中跑步的人。如百年历史的波士顿马拉松的仪式感和底蕴,伦敦的慈善主题,柏林的最快赛道,纽约的高报名费门槛,东京精细的赛事组织,芝加哥的多元文化设计,让不同的人找到了合适自己的赛事。

  六大满贯赛只是中国跑者跑向世界的起点

  来自北京的张汀在今年的纽约马拉松顺利完赛后,加入完成六大满贯赛的中国跑者行列。这位跑龄仅有4年的跑者,迄今已完成了23个全程马拉松。她认为,以跑步的名义看世界,是当下中国马拉松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有更多的中国跑者跑向世界。

  张汀透露,她还会继续出国参加马拉松比赛,下一个目标是雅典马拉松。“今后每年都会选择一些有特色的赛事去参加。将旅游和跑马拉松结合起来,已经成为我非常喜欢的生活方式之一”。

4月16日,第122届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赛在雨中鸣枪开跑,参赛选手冒雨奔跑。

  跑者陈远丁认为,目前中国已经处于消费升级的大势之中。马拉松作为体育消费的一项重要内容,有着不可替代的巨大市场规模。六大满贯赛只是中国跑者跑向世界的开始,人数肯定会越来越多,水平也会越来越高。国外许多小众的个性化赛事同样会吸引不少的中国跑者。“年假跑马+海外旅游”将成为中国跑者的一种时尚模式,这也是他们挑战自我、追求人生价值的一种实践。

  知名跑者李小白认为,跑一个马拉松,认识和爱上一座城,契合中国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理念。已完成六大满贯赛的李小白认为,无论是六大满贯赛事还是其他的马拉松赛事,都有各自的特色。作为一名跑者,并不一定非要把六大满贯赛全部跑完。选择喜欢的、适合的赛事去参加,更值得鼓励。

  客户端北京11月17日电(记者 宋宇晟)从热播的《人生一串》到最近引得无数人食指大动的《风味人间》,有关吃的话题似乎总能引起大家的关注。但你可能不知道千年前,一位大文豪也曾有过相似的感叹——口腹之欲,何穷之有?

  他就是苏东坡。

  五花肉切见方,煮熟洗净,放入砂锅,加白糖、酱油、黄酒,微火焖酥,撇去油,将肉皮面朝上装入小陶罐中,加盖置于蒸笼内旺火蒸30分钟。

  一道“东坡肉”就可以出锅了。

  这是今天“东坡肉”的诸多做法之一。在经过各种复杂到甚至有些繁琐的步骤后,一块块猪肉被烹调得色如玛瑙、软而不烂、肥而不腻。

  历经千年,这道相传为苏东坡所创的美食,如今已发展出至少十余种做法。

  但,这些都不是苏轼当年的“东坡肉”。

  大江东去——大难不死,必有锅粥

  当年正宗的“东坡肉”怎么做?苏轼自己有过记载。

  在锅中放少许水,用小火煨炖,静待猪肉慢慢煮熟。

  东坡食谱 之 东坡肉

    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苏轼《猪肉颂》

  很明显,当时的“东坡肉”不过是清水炖肉,与今天人们又蒸又煮又炖的复杂烹调完全不同。

  《舌尖上的中国》说,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

  苏轼大概深谙此道。虽然猪肉在北宋算不上高端食材,但这样的烹饪方式确实不复杂。

  事实上,猪肉并非当时人们食用的主要肉食,甚至是不受待见。用苏轼的话来说就是,达官贵人不肯吃,穷人又不会烹调。

  这才给苏轼这个“吃货”留下了创作空间。

  但苏轼又为何会用当时不受待见的猪肉做菜?

  原因只有一个——穷。

  故事还要从他被贬官说起。

  北宋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四十多岁的苏轼因“乌台诗案”差点丢掉性命。在被关押一百多天后,他被贬至黄州,担任一个毫无实权的小官。

  薪俸微薄,苏轼只能精打细算着过日子。

  每个月,一家人只有四千五百钱可用。他将这些钱分成三十份,挂在屋梁上,每天用画叉挑下其中一份用。

  “价贱如泥土”的猪肉自然成了苏轼的备选食材。

  但猪肉也是肉。就苏轼当时的经济状况来看,顿顿“东坡肉”也不现实。

  大难不死,必有锅粥。离开监牢的苏轼又发明了“东坡羮”。

  将白菜、萝卜等洗净切碎去汁,放入煮沸的水中,再加生米、生姜。

  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苏轼却自有一番乐趣。

  东坡食谱 之 东坡羹

    以菘若蔓菁、若芦菔、若荠,揉洗数过,去辛苦汁。先以生油少许涂釜,缘及一瓷盌,下菜沸汤中。入生米为糁,及少生姜,以油盌覆之……——苏轼《东坡羹颂》

  毕竟饥饿才是最好的厨师。

  不思量,自难忘——吃是最好的安慰

  元丰七年(公元1084年),苏轼离开黄州后,被朝廷重新启用。但宦海沉浮难测,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苏轼又一次被贬。

  这一次他要去的是惠州。

  如今的广东惠州身处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几个地区之一。但在宋代,岭南已是偏远蛮荒之地。

  吃,再一次成了苏轼人生的主题。这次他将羊蝎子纳入了自己的食谱。

  惠州市井每天会杀一只羊。苏轼是戴罪之身,不敢去争买这仅有的羊肉,只好买那没什么肉的羊脊骨。

  今天看来,可算是眼光毒辣。

  虽然这食材在当年不值一提,但东坡家的烹饪方法甚是讲究——先用水煮,再浸入酒中,捞出后点盐少许,烤至微焦。在苏轼口中,这似乎还有点蟹螯的味道。

  东坡食谱 之 羊蝎子

    骨间亦有微肉,熟煮热漉出。不乘热出,则抱水不干。渍酒中,点薄盐炙微燋食之。终日抉剔,得铢两于肯綮之间,意甚喜之,如食蟹螯。——苏轼《与弟子由书》

  单从这些“食谱”中,你或许看不出,在惠州的这几年,是苏轼人生的低谷。

  亲人渐次凋零,仕途更是晦暗。苏轼在写文赋诗之外,似乎就只能用美食排解自己心中的愁苦。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恰逢荔枝成熟时节,苏东坡在荔枝林旁毫无顾忌地吃起来,全然不顾自己刚有好转的痔疮。

  对这时的苏轼来说,吃是最好的安慰。

  即便是真的痔疮发作,苏轼应对的方法还是——吃。

  在与表兄的往来书信中,他几次提到困扰自己多年的痔疮。终于有一次,无论用什么药也无效,“痛楚无聊两月余”。没有办法,苏轼只好断酒、断肉、断盐酢酱菜,用他的话说,只要是有滋味的美食,全都不吃了,就只吃淡面。

  但作为一个“吃货”,苏轼当然不甘心饿着肚子。为了治病,他选择吃茯苓饼。

  先将茯苓去皮捣烂,再加蜂蜜,与黑芝麻一同下肚,味道甚美。这样持续一段时间后,效果竟然不错。

  东坡食谱 之 茯苓饼

    伏苓去皮,捣罗入少白蜜,为麨,杂胡麻食之,甚美。如此服食已多日,气力不衰,而痔渐退。——苏轼《与程正辅书》

  此心安处是吾乡——只要味道可以延续,记忆就会一直都在

  老实说,这些美味对苏轼的仕途并没有多大帮助。

  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他再被贬至更为偏远的海南岛儋州。这样的处罚在宋代,几乎仅次于死刑。

  真正能够抚慰苏轼的,还是当下的生活。一路被贬的苏轼,从不缺少发现美食的眼光。

  即便依旧贫穷,常日只能煮些青菜、萝卜做菜羮来吃,他还是乐观地美其名曰“有自然之味”。

  东坡食谱 之 菜羮

    煮蔓菁、芦菔、苦荠而食之。其法不用醯酱,而有自然之味。——苏轼《菜羹赋》

  苦中作乐的同时,“吃货”苏轼加紧在野生动物中寻找美味又便宜的食物。

  终于,他发现了鲜美的生蚝,并探索出一套吃法。

  将生蚝肉与酒一起煮,再挑选其中个头较大的,烤熟,简直美味。

  东坡食谱 之 生蚝

    肉与浆入与酒并煮,食之甚美,未始有也。又取其大者,炙熟,正尔啖嚼……——苏轼《食蚝》

  他甚至还为此写信给儿子,让他不要公开海南生蚝的秘密,因为担心朝中大臣知道后,会跑到海南跟他抢。

  这一年的苏轼已年过花甲,他即将走到人生的尽头。

  被贬多年后,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朝廷大赦。次年,北归途中的苏轼在常州去世。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苏轼这样评价自己——“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今天的人将这句诗理解为,苏轼自嘲平生到处漂泊,“功业”只是连续被贬到黄州、惠州、儋州。

  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这“黄州惠州儋州”的经历恰恰勾勒出苏轼的“吃货”形象,无处不可见苏轼的乐观豁达。用他自己的话说,“老饕”二字,也确可概括他的一生。

  时至今日,以“东坡”冠名的美食数不胜数。这让今天我们印象中的苏东坡不仅是停留在课本中的大文豪,也不再是古画中那不苟言笑的形象,还更多了一份烟火气。

  对苏轼而言,只要味道可以延续,记忆就会一直都在。(完)

  11月22日电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中央气象台11月22日06时继续发布大雾黄色预警:22日早晨至上午,河北南部、山东北部和南部、河南东南部、安徽北部、江苏西北部、湖南中部、四川盆地南部等地将有大雾天气,其中河北南部、山东北部、河南东南部、安徽北部、湖南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浓雾,局地有能见度不足200米的强浓雾。

  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到斐济,从汤加到瓦努阿图,一批又一批的中国“白衣天使”来到太平洋岛国,积极开展各项医疗合作,成为守护岛国民众健康与幸福的使者,谱写了中国和岛国友谊的一段段佳话。

  “极大促进巴新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如果没有中国医疗队员的精湛医术和先进设备,巴布亚新几内亚足球运动员基尼的体育生涯很可能早已结束。

  基尼曾经在当地一家医院做过肾脏手术,术后一年多,由于经常腰疼甚至尿血,他来到莫尔兹比港总医院检查,发现用来引流肾积水的双J管竟然滞留在体内,而且长了许多结石。巴新缺乏微创设备,做开放式手术,不仅未必能够取出双J管,还可能会严重影响基尼今后的工作和生活。当地医生建议他等待中国捐赠的泌尿外科微创设备。3个月后,中国捐赠的泌尿外科先进设备如期抵达。

  “即便使用微创技术,手术的难度依然很大”,亲自参与手术的泌尿专家、中国援巴新第九批医疗队队长何卫阳告诉记者,“虽然制定了周密的治疗方案,做了充分的术前准备,但由于结石包裹,双J管无法拔出。最终,在中国医生和莫尔兹比港总医院同事的通力合作下,应用输尿管气压弹道碎石系统小心沿双J管逐渐碎石,从输尿管末端直到肾盂,依次击碎输尿管表面附着的结石,才取出了双J管。”

  另一位参与手术的中国医生蒲晓峰告诉记者,基尼术后一天出院,避免了开放手术的创伤和痛苦。“他对中国医生非常感激,对中国医疗队的技术和中国政府捐赠的先进设备赞不绝口。此例手术的成功也得到巴新同行的称赞。”

  从2002年起,应巴新政府请求,中国开始向巴新派遣医疗队,由重庆市卫生部门承办。截至目前,已经派遣了9批医疗队,共90名队员,为巴新人民提供了10万多人次的医疗服务,给当地医务人员开展了1000多次卫生培训,并向当地医院捐赠了当地短缺的医疗器械和药品。

  中国医生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赢得了当地民众的称赞,巴新人民亲切地称他们是“天使”。巴新医学会主席奥斯本表示,“巴新缺乏先进的设备和技术,中国政府的药械捐赠和医疗队的技术援助,极大促进巴新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让医疗合作成果在瓦努阿图落地生根”

  应中方的邀请,瓦努阿图卫生部助理部长、公共卫生总监凯文·卡特·马拉菲近期在中国进行了为期近3周的中医医疗技术培训。谈起近10年在该国推广中医取得的成效,他兴奋地说:“过去15年间,中医在瓦努阿图从无到有,为瓦努阿图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作出突出贡献。”

  2004年前后,马拉菲开始跟随中国援瓦努阿图医疗队学习针灸、推拿等中医技能。他说:“我的母亲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晚上经常睡不着觉,还有几个亲戚身体过于肥胖,我利用从中国朋友那里学到的中医知识,应用针灸、推拿等方法有效缓解了他们的痛苦。”

  2008年,马拉菲得知,瓦努阿图国家男子足球队由于缺乏足够的康复训练措施,伤病情况较为严重,甚至在国际比赛经常凑不齐参赛人数。这时,马拉菲想起了中医。他决定接手该队的日常医疗工作。在康复治疗中,他用针灸、拔罐等技术帮助运动员在短时间内快速康复,肌肉拉伤这类常见伤病不再需要依赖时常断货的昂贵西药。

  马拉菲说:“感谢中国多年来在中医治疗与教学方面提供的帮助,中国不仅派出有精湛医术、高尚医德的医疗队,更注重后续培训交流,让医疗合作成果在瓦努阿图落地生根。我的同事不仅学习中医理论,更获主办方安排,前往云南、四川偏远地区实地了解中医问诊实践,这让我们受益良多。”

  “中国医生为斐济培养了大批医疗人才”

  斐济被誉为“太平洋上的翡翠”。然而,这个人口超过90万的国家,只有830名医生,其中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医生仅为30余人,不仅医生占总人口比例低于世界卫生组织1∶1000的标准,医生总体资质也不高。

  斐济心血管病人发病率高、发病年龄早、就医时间晚。尽管心血管介入工作已开展了9年,但仍处于起步阶段,关键是缺乏专业技术人员、缺乏资金、缺乏必要耗材的及时供应。

  2007年至今,广东省多次派出团组出访斐济、库克群岛等太平洋岛国,送医上岛,深受岛国人民欢迎。

  今年8月底至11月中旬,在中国医师协会和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共同支持下,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冠心病介入培训基地中心主任杜志民带队,到斐济开展工作。在近3个月里,他们诊治了上千名患者,为200多位患者实施了手术,举行了10多场学术讲座,为当地医护人员介绍学科发展动态等。

  40岁的斐济橄榄球运动员塞米,过去一年感到体力明显下降,在朋友介绍下来到杜志民出诊的医院做检查。杜志民发现塞米的心脏左心室前壁运动减弱,前降支近段慢性完全闭塞。“当时我想,这恐怕得开刀了。”塞米边说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由于缺乏心脏介入治疗的人才和设备,患有冠心病的斐济民众通常只能前往新西兰或澳大利亚做手术,不仅价格昂贵,而且很难恢复到原来的健康水平。对于像塞米一样的运动员来说,这意味着他无法重返赛场。在杜志民的建议下,塞米尝试用介入的办法把前降支开通,冠心病症状得到大大缓解。

  “手术后,我又能去打橄榄球了。”塞米兴奋地说。“感谢中国真诚无私的援助。中国医生让斐济冠心病患者重燃希望。中国还为我们援建了像纳乌瓦这样的顶级医院,通过定期派遣优秀医学教授、资助斐济学生赴华留学,中国医生为斐济培养了大批医疗人才。”斐济大学副校长那仁加·瑞迪对记者说。

  (本报莫尔兹比港11月15日电)

5月30日下午,成都天府新区一对夫妻在华阳人民法庭闹离婚,由于孩子的抚养问题没有谈妥,调解结束后,夫妻俩竟然将5岁的女儿和2岁的儿子扔在法院门口的街头上,自行离开。成都市天府新区公安分局110接警后,通过一个多小时寻找,终于将两名孩童交到了亲人手中。

据天府新区公安分局110出警民警付海介绍,5月30日下午3点40分左右,他到达华阳人民法庭门口时,两名孩童站在路边被人群围住,正在不停地哭泣。经过询问得知,俩孩子的父母正在闹离婚,在抚养权没谈妥后,孩子竟然被父母丢在街头。

随 后,两名孩子的外公外婆赶到现场,两人告诉民警,平时孩子由爷爷奶奶抚养,父母在外打工,但由于家住自贡对成都路不熟,不知道孩子的住处。无奈之下,民警 从5岁大的青青(化名)模糊的表述中分析,孩子平时可能住在双流协和片区,于是民警带着俩孩子来到社区。但社区已搬走,本想通过社区找到孩子亲人的想法也 难以实现。这时,附近的居民认出了小孩,告知了小孩爷爷奶奶的居住小区。

民警立即带着两个孩子前往,在小区附近遇到了孩子的婶婶,在确认双方都互相认识的情况后,民警将孩子们安全地交到她手上,并希望通过孩子的奶奶批评教育孩子的父母遗弃子女的行为,“如果因遗弃而给子女造成严重伤害的父母 ,警方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民警说。

成都商报记者张肇婷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