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正式宣布并吞乌克兰四州!从「俄乌战争」中看女性士兵动员,及两国背後的女性困境

说起俄罗斯跟乌克兰之间的战争,不是到了今年年初大举出兵才开始的,从2014年开始两国的边境不断爆发冲突与低强度战争,到今年局势才上升到全面出兵的紧急事态。

本月月初俄罗斯总统普丁,更是将攻占乌克兰的决心表现得相当明显,正式签署并宣布乌克兰东部的「顿内茨克」与「卢甘斯克」,以及南部「札波罗热」与「赫尔松」等四州并入俄罗斯国土,消息一出举世哗然。

↑因战殉职的乌克兰士兵亲属上街头抗议

俄乌战争期间,时尚产业也动荡不断!VOGUE 乌克兰版时尚总监:「我们不会被抹灭(WE WILL NOT BE ERASED)」

俄乌战争期间,时尚产业也动荡不断!VOGUE 乌克兰时尚总监:「我们不会被抹灭(WE WILL NOT BE ERASED)」 西方国家热闹展开时装周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丁却向乌克兰首都基辅发射导弹,全面入侵乌克兰。至今俄乌战火加剧,双方也正结束谈判。国际情势紧张,也严重影响时尚产业。乌克兰当地设计师被无情攻击、国

俄乌战争 Balenciaga、LOUIS VUITTON、Burberry、H&M…声援捐款乌克兰!Vogue 乌克兰版呼吁时尚集团抵制俄罗斯:「时尚拥有最强大的声音。」

俄乌战争 Balenciaga、LOUIS VUITTON、Burberry、H&M…声援捐款乌克兰!Vogue 乌克兰版呼吁时尚集团抵制俄罗斯:「时尚拥有最强大的声音。」 俄乌战争和谈未果,冲突持续延烧。西方经济制裁使得俄罗斯卢布贬至新低,但俄罗斯总统普丁日前下令提高战备等级—包含核武。时尚界却是两

由於两者之间的国土与人民数量都相距甚远,乌克兰人民秉持着「国在家在」的气魄,硬是跟世界国土面积最大、人口总数排第九的俄罗斯打到如今,这仰赖於不分男女「全民皆兵」的精神。

↑乌克兰士兵葬礼上哀伤的母亲
 

女性上战场只能当後勤?乌克兰女兵於前线作战

说到女性上战场,很多人都会想到医护或是後勤的职位,但乌克兰鼓励女性上前线,甚至连第一夫人奥莱娜(Olena Zelenska)都公开表示,敬佩女性在战争中不同位置上展现的强大。

去年年底乌克兰政府因情势紧张,修改法规让18到60岁之间、符合行业专家资格的女性都要登记兵役,这份名单不代表一定会被徵召服兵役,但在极端战况下会强制动员。诚然女性士兵的人数无法与男性士兵相比,但军中至少有5万名女性,占据15%以上的比例,对於前线跟後勤的补强都是相当大的助力,甚至有上千名女性拥有指挥官的头衔。

↑正在处理捐赠物资的乌克兰女性
 

乌克兰采用女性士兵并不是新闻,早在双方冲突不断的2014年开始,乌克兰就已经开始改革军队,直到2017年正式开放女性进入武装部队,参与62种不同的战斗任务。正所谓巾帼不让须眉,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的战役中,前线作战的乌克兰女兵有257名因功授勳,甚至有9名是战死後被追授。

↑戴军帽、穿军装的乌克兰女性士兵
 

相比於乌克兰军方与政府鼓励女性从军,俄罗斯那头则是完全不同的风气。

俄罗斯军方从未公开宣布过,俄乌战争中有多少位女性从军,只有在2021年底时,从《莫斯科日报》的数据中得知,俄罗斯军队中约有4万名女兵。以俄罗斯的总人口数来说,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男性数量珍稀被当宝?俄罗斯的仇女、厌女现象

俄罗斯向来被戏称为「战斗民族」,但真的是这样吗?

↑美丽的俄罗斯女性
 

俄罗斯是有女性站在金字塔尖端的,像是央行总裁纳比乌琳娜(Elvira Nabiullina)就是,但整个俄罗斯仍在父权社会里,女性地位比想像中要低很多,因为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女性整整多出1千万以上的人数,使得社会风气更加优於男性,甚至也有「仇女」、「厌女」的现象。

↑俄罗斯女性政治人物
 

回顾2018年在俄罗斯举办的世界盃,全世界球迷涌进莫斯科观赛,部分女性因跟外国球迷约会,竟惨遭男性网友「出征」,认为她们是在破坏国家的基因库,甚至有国会议员也发表类似言论,直称混血在俄罗斯易受歧视,这件事也让当地女性主义者们气愤不已。

CNN 战地主播安德森古柏 Anderson Cooper 亲临乌俄战争从镜头传达战乱真实,「我先是一个人,然後才是一个记者。」

CNN 战地主播安德森古柏 Anderson Cooper 亲临乌俄战争从镜头传达战乱真实,「我先是一个人,然後才是一个记者。」 「我先是一个人,然後才是一个记者。」记得曾经在网路上读过安德森·古柏 Anderson Cooper 说的这段话,让当时在纽约从传播学院毕业的我微微起了鸡皮疙瘩。回想教科书里一再翻印的

俄乌战争再升级?思想家汉娜‧鄂兰 Hannah Arendt 平庸的恶窥见战火背後的独立思考能力|女作家们的衣橱|

俄乌战争再升级?思想家汉娜‧鄂兰 Hannah Arendt 平庸的恶窥见战火背後的独立思考能力|女作家们的衣橱| 前《VOGUE》杂志总编辑戴安娜‧佛里兰(Diana Vreland) 曾在1984年《没有文学,时尚会走向何方》一文中说:「文学中贯穿了时尚的方方面面,无论是作家所用的词语,还是他们所穿的衣裳,往

↑俄罗斯女性比想像中更容易受到歧视
 

仔细想,这是不是跟台湾女性跟外国人交往,被乡民酸「ㄈㄈ尺」(CCR: Cross Cultural Romance)一样呢?

大家应该很难想像,俄罗斯女性居然有明文的「职业禁令」,从1974年开始到2020年,至少有456项职业禁止雇用女性,包含但不限於:运输交通、生产制造、建筑行业…等,直到2021年才将这项限制降至79种职业。

↑航空展览上的俄罗斯女性
 

之所以有这项禁令的原因,是怕女性大量从事劳动,因此失去或耗损生育能力。这也不难理解偌大的俄罗斯,为何不像其他地区一样追求性别平等,也许是因为有这样的风气带头,将女性的子宫视为「国家的基因库」。

战争中没有平民是赢家,乌克兰女性的家国困境

在俄乌战争刚开打时,台湾论坛因「收留乌克兰美女」的「地狱笑话」登上外国新闻遭到抨击,更让人担心起乌克兰女性在战争底下的困境。

女性中有骁勇善战的士兵,也有被炮火逼迫离开家园、或是惨遭杀害的平民。在烽火连天的战场,难以在原始残忍的环境中谈论人权,古今中外女性在战争中受到的性暴力多不胜数,胜军更将女性做为「资源」炫耀。

↑乌克兰女性上街头抗议俄罗斯军队的性暴力
 

战争中默认女性是基因库,一旦被敌军俘虏占据甚至怀孕,就变成「种族被清洗」的耻辱。很少人去顾及在军人、士兵的性暴力之下,被侵害、凌虐的幸存女性,留下巨大的身心创伤,将来回归社会後是否会被排挤。

乌克兰女性在逃亡的过程中,危险的程度也不亚於留在战区。没有作战能力即成为社会弱势,想获得帮助相当困难,可能会被迫以肉体换取资源,也可能继续遭遇暴力或侵害。

↑逃亡中的乌克兰人民
 

网路上向来不乏「如何娶到乌克兰美女」、「收留乌克兰美女」的调侃,将他国女性因战争弱势不得不另谋生路的困境,视为自己占他国女性便宜的好途径。

我们身处的时代并非太平盛世,你一句、我一句的「嘴上说说」,无疑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巴。战争中没有平民是赢家,敲敲键盘以为无伤大雅的人们,也许可以多一分同理心,替本就残忍的世界减少一分戾气。引用作家方方的一句话:「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Photo Via:达志影像

x站需要挂梯子吗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