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BAYC 创始人:NFT 世界最大的成功故事

原文标题:《「NFT 玩家必读」专访 BAYC 无聊猿创始人:NFT 世界最大的成功故事》

受访者:Greg Solano,BAYC 联合创始人;Wylie Aronow,BAYC 联合创始人

撰文:Jessica Klein

编译:老雅痞

今年 2 月 4 日晚,33 岁的 Greg Solano 和 35 岁的 Wylie Aronow 在各自家中与他们的重要伙伴一起,得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消息。

他们刚刚得知,BuzzFeed 新闻将发表一篇报道,向更广泛的世界披露他们的身份,此前他们一直被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

本月早些时候,Solano 在曼哈顿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发言,他回忆说:「我们收到了 20 分钟的警告」。

正如 Solano 和 Aronow 在对他们的业务做出重大甚至是小的决定时所做的那样,他们立即打了一个电话,大家都发飙了,然后计划了下一步行动。Aronow 说:「坦率地讲,我们有非常真实的安全性担忧」。他坐在酒店庭院餐厅的长椅上,旁边是 Solano。坏人可能试图入侵他们的账户。人们可能会出现在他们的家里或者对他们做比这更糟的举动。他俩都说:「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周杰伦将与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联名推出 PFP NFT Tiger Champs

DeFi 之道讯,6 月 19 日,周杰伦在 Instagram 发布其与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PSG)联名合作的 PFP NFT 项目的网站地址。据悉,该项目名为 Tiger Champs,用户登记邮箱地址可加入候补名单。

另据 Crypto.com NFT 平台消息,Tiger Champs 总量为 1 万个,将于 6 月 23 日该平台上独家发售。

原文链接

Three Arrows Capital 大败局:以太坊巨鲸身陷流动性危机

原文标题:《三箭资本大败局:ETH 第一 Holder 身陷流动性危机》

撰文:十文、秦晓峰、Azuma

加密市场陷入恐慌,利空正逐渐兑现。

Luna 崩盘、Celsius 资不抵债、stETH 脱锚…… 伴随着一系列的坏消息,市场不断触及新低,毫无反弹。

今天三箭资本创始人 Zhu Su 的一则推特让加密社区再一次炸了锅,「我们正在与有关方面进行沟通,并致力于将问题解决。」

这条消息引发了各种有关三箭资本的猜测和「爆料」。

事实上,在过去几天,关于三箭资本资不抵债、身陷流动性危机,因此连续操作的内容就在推特上不断增加并发酵。讨论主要集中在:

  1. 其通过加杠杆的方式购买 BTC,而 BTC 持续下跌,进而引发 Margin call(追加保证金通知);
  2. 其不断抛售 stETH(换取 ETH)以偿还债务;
  3. 其此前参与投资 Luna(已蒸发数百亿美元)。

虽然,三箭资本尚未正面回应上述说法,但链上数据(三箭地址被清算大量 ETH)、交易所披露的账户盈亏情况(三箭账户巨额亏损)都指向一点 —— 三箭资本正面临至黑时刻,并可能扣下「市场螺旋下跌」的扳机。

灾难的序章

Zhu Su 为什么会发布这样一条没头没尾的推特?让我们先从 8BlocksCapital 交易负责人 Danny 的评论切入事件。…

Web 3 能否撕裂国内 VC 的共识?从朱啸虎买了一双“鞋”谈起

事情是这样的:朱啸虎买了一双鞋,跑了一次步,发了一条朋友圈;照常理来说,买鞋不新鲜,发朋友圈没什么,跑步也不稀奇。但稀奇的是,他瞄准的是当下最火的Web3.0游戏StepN。这个产品的核心玩法在于,用户投入资金购买某一款鞋子的NFT,用鞋子NFT跑步可以获得代币,而以代币升级鞋子可以获得更多收益。第一天跑步,朱啸虎赚了30美金,他预估,买鞋的钱要3个月才能回本。以此推算,买这双鞋花了大概2700美金。

看起来,朱啸虎这几万块花得挺值。他称赞了StepN的经济模型设计,觉得“未必是庞氏”,有机会跑通,“值得体验学习一下”。但很快,他又在这条状态下面补充了一条评论,“可惜这样的模式在国内都有监管风险”——早有人指出,StepN类似于前几年国内的一款产品趣步加上区块链,当时趣步就因涉嫌传销及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

StepN怎么样?谁知道呢。世殊事异,当初对区块链怀疑乃至鄙夷的投资人,也已经争相涌入Web3.0。也难怪,在2022年的投资业内称得上“热点概念”的,也只剩Web3.0了。

过去几年,海外风投已经针对Web3.0展开了积极布局。去年6月,a16z募集了超过22亿美元的加密风险基金,成为全球最大的具有资本管理规模的加密风险投资机构。紧接着11月,Paradigm宣布设立一个规模总值25亿美元的风险基金。今年2月,红杉资本推出了一支专注于加密货币的投资基金,资金规模在5亿至6亿美元之间,有媒体统计过,这家顶级风投仅今年就投资了20家Web3.0公司。

海外的风已经刮到了国内。当互联网红利消退,Web3.0被视为继承者,加之种种结构性因素,部分国内机构已经积极投身于新浪潮。

但这不意味着传统VC已经就Web3.0达成了共识。虽然多数人认同“趋势”,但那还是一个模糊的愿景,一部分人仍在岸边谨慎观望。

看来,Web3.0正在撕裂国内VC的共识,我最近听到的另一个消息颇能说明问题。一家FA的合伙人告诉我,有一个一线基金的合伙人以前特别排斥Web3.0,以至于这家基金内部另一个想投的合伙人被逼出走,自己去外面募资,但没想到,隔了两个礼拜,他的老东家就想通了,决定要投Web3.0。

“国内的基金比海外基金的反应慢,硅谷的a16z、Paradigm等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下重注,国内的机构思考了很长时间,关于Web3.0到底有没有价值,到今天也没有形成一致意见”,前述FA合伙人告诉我。

美元基金只剩Web3.0可指望了?

相比于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无疑在Web3.0投资市场上扮演着更活跃的角色,一些机构已经出手。比如,我在上一篇稿子里提到的CyberConnect融资,其背后的领投方之一就是云九资本。

4月,BAI资本合伙人汪天凡在一档播客节目里透露,BAI已经在Web3.0积极投资。逻辑在于,前两个月他在和团队复盘时,发现创投市场上经历了很多主题的变化,但区块链市场的价值一直在向上走。“当经历这么多起起伏伏,最后发现,唯一不变的是非共识的Web3.0,于是我们觉得当中或许有一些可以研究的问题。”

“国内最主流的美元基金,特别是跨国的美元基金,都已经非常积极地在Web3.0领域布局了。”前述FA合伙人告诉我。据他观察,国内机构在Web3.0的布局可以追溯到上一次币圈火爆的2017年、2018年,甚至更早之前,比如IDG早在2013年就投了瑞波,但是形成如今这样普遍在看Web3.0氛围的时间节点,也就是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

只不过,不同机构在Web3.0上的权重各不相同。比如,主流美元基金出来的合伙人做的新基金往往更容易将Web3.0作为重点投资方向。决策都在美国的纯美元资金也会将Web3.0作为主力方向。但对综合性基金,Web3.0只是一个板块。“目前来看,像tiger这样的大型PE,现在Web3.0的头寸可能占到整体资金配置的10%。”

在资本寒冬里,美元基金对Web3.0投资的热情就更容易理解。

一方面,美元基金正承受着来自募、投、退等全链条的压力,其中,“投资”的压力就在于“很多东西不可投”。比如投中此前报道反复指出的美元基金“投不进硬科技”,“难募集人民币”。另一侧,美元基金原本擅长的TMT和消费领域又遭遇了周期性的挑战。

出口狭窄,美元基金总得找一个输出方向。那么,现在大的赛道里,就只有Web3.0能够承载。“不管这个基金是准备好了投还是还没太想明白,Web3.0都是会看的一个方向,如果不看,可能就要放假了。”前述FA合伙人直言。

VC永远存在的FOMO(害怕错过)情绪在Web3.0投资上也非常容易理解——当你发现你没啥能投的,机构里有20个投资一线的同事一年几百万年薪在家里待着,而别人在Web3.0上一个月成交数个案子——在这种情况下,你一定会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市场氛围的影响。而当你决定投这个行业的时候,必须逻辑自洽,在市场推动下,你自己就会去找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让逻辑自洽起来。

但这个逻辑本身也许存在问题。来自某双币基金的投资人Derrick告诉我,一方面,他认同今年可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投资热点,宏观环境的变化已经让一级市场的情绪已经低到了冰点。但他对于“投一个赛道是因为之前投的其他赛道不行了”这套逻辑略表怀疑。“万一这个产业还不如之前你投的那些产业呢?”在他看来,部分机构转投Web3.0并非基于信仰,而是基于个体利益视角——搏一搏,看看能不能活下去。

传统VC想要分羹Web3.0时也存在一些难点。我最近认识了一位关注Web3.0的前头部VC从业者,在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已经是强弩之末”后,他已经在去年离职。他跟我分析了一下,为什么传统VC不适合投Web3.0。

首先,要解决的是怎么投的问题。

传统VC都还是equity的逻辑,而Web3.0项目可能需要直接投token。另外,Web3.0的叙事逻辑和发展路径和Web2.0完全不同。“比如无聊猿的那家公司先发了一个NFT,后面又开始讲更大的故事。在融资的时候,你觉得它就是一个卖图片的公司,而现在它告诉你,它是一个元宇宙公司,问题在于,传统的美元基金可能不认这个故事。”

但另一面,行业的先行者总能找到办法。

一些美元基金已经在寻找折中的方式,尝试参与进Web3.0投资的盛宴。比如,我听说的一则消息里,有一家中国based的主流美元基金的做法是,合伙人在外面成立一家公司,让基金投那家公司的股权,那家公司再把拿到的投资款用于投Web3.0公司,Web3.0公司的主要资本分配方式是分配token,在变现之后,基金再以利润分配的方式分给股东。

在一部分人看来,Web3.0并不算新概念,和比特币、区块链算是一脉相承。从2009年比特币诞生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经历过一波又一波的质疑,最后一波质疑是在2018年的高点崩溃之后。但现在比特币又回来了,价格在3万美金左右浮动。

“说实话,之前主流投资人都看不上这个领域,今天我们觉得Web3.0的声音响起来,是因为主流投资人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傲慢和质疑,纷纷去拥抱这个行业。”前述FA合伙人告诉我。

VC圈的非共识

正如前面提到的,如果你身在VC行业,或主动,或被动,Web3.0都是你现在不得不了解的领域。但真的下注又是另外一码事。不同的声音仍然在Web3.0世界交织,坚定看好、谨慎关注甚至看空的人都各有其道理。我们姑且来看看这些不同的说法。

华映资本近年来一直关注加密资产领域,从去年底开始决定进军Web3.0。华映资本高级投资总监朱彤告诉我,过去华映更多聚焦国内,但在Web3.0上会布局很多原生就在海外的项目。

在他看来,Web3.0最近的火爆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因素:

1、共识更强:Web3.0绕不开比特币。2020年5月比特币减半后,又迎来新一轮牛市,Web3.0概念在2021年被大范围讨论。以前可能大家还会讨论比特币是不是庞氏,在这一轮牛市之后,大部分主权国家,机构、媒体及个人投资者基本上认可了比特币作为一项数字资产的投资价值。

2、牛市带来足够大的体量:经过这一轮牛市,整个加密货币的体量已经超过2万亿美金。在主权货币的排名中,比特币已经可以排到第十几位的水平。

3、出圈的应用:应用侧NFT带动Web3.0出圈,在科技巨头推动下,元宇宙概念火爆,而元宇宙又是跟Web3.0天然结合的,进一步又带火了Web3.0。

4.、区块链、边缘计算、AI、底层算力等底层技术不断成熟。

5、近五年里,消费互联网的创新已经比较少了,Web2.0发展触及天花板。伴随Web2.0的创业者涌入Web3.0,Web3.0赚钱效应明显,引发资本入场。

“Web3.0是一次价值回归,生产关系的重构,能让创造者价值最大化,所有权价值合法化,是对现在互联网模式的颠覆。从机构视角出发,我们认为Web3.0现阶段充满了创新的机会和赚钱的效应,这两点也已经被市场充分证实了,这是华映现坚定地要去布局Web3.0的原因。”朱彤告诉我。

由于行业还在发展早期,朱彤认为各个板块都有大量的投资机会,华映主要关注的投资领域包括公链等基础设施、Defi,NFT,Gamefi等上层应用,以及面向Web3.0提供服务的Web2.0平台,比如一些数据分析平台,NFT建站工具等。

但那些持观望态度的人也自有一套逻辑。

比如,来自某双币基金的Derrick认为,Web3.0是一个趋势,不能不关注,但现在看而不投的是大多数。“就好比你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前也会看和互联网有关的东西,但是你不一定要在那个时候投进去。”

抛开元宇宙、区块链这些相关概念,Derrick是因为一个视频号上的短视频才开始了解Web3.0。那个长达5分钟的视频内容是,去年年底OCC 代理署长Brian …

以太坊上3个最受欢迎的体素沙盒游戏

基于体素的建模游戏,即区块链中的沙盒游戏,玩家主要通过购买土地、基础建筑来打造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与传统游戏大富翁以及乐高叠叠乐有相似之处。因为 The Sandbox 的火爆,区块链沙盒游戏逐渐为人所知。The Sandbox 是目前最为火爆的沙盒游戏之一,2021 年 11 月 28 日市值最高为 68.3 亿。

相比于其他类型的 GameFi 游戏,如 Thetan Arena、Crazy Defense Heroe、Splinterlands 等,沙盒游戏给与玩家的自由度更高,在一块土地上随心所欲建造自己的王国。

从 Footprint Analytics 关于 Ethereum 用户数最多的沙盒游戏的数据,我们发现三个用户数量最多的游戏。主要是根据用户钱包交易地址的数量来衡量的。MegaCryptoPolis、EvolitionLand 和 NFT Words。

(一)MegaCryptoPolis

1. 简介

MegaCryptoPolis,简称 MCP,是 2017 年 5 月在 Ethereum 上推出的,并于 2020 年12 月 10 日迁移到 Matic Network,即 Polygon 链。目前

比特币空前连跌7周!衍生品平仓单周损失逾12亿美元

比特币已经连续7周下跌,是问世以来前所未见的。此外,根据数据分析网站CoinGlass的数据,从5月8日至14日的这一周,比特币衍生品交易人士进行平仓的损失超过12亿美元,而这一周正是稳定币TerraUSD(UST)开始失去与美元挂钩、加密货币市场大跌的时期。

此前,比特币连续下跌6周的纪录是发生在2014年,当年比特币从8月25日的507美元,跌至10月6日的323美元;今年,比特币也遭遇类似的剧烈跌幅,从3月28日的约46,900美元,到5月16日跌至约30,000美元,重挫36%。

在截至5月14日的过去一周中,比特币衍生品交易人士平仓损失逾12亿美元,比再先前一周所清算的5.42亿美元还高出逾一倍。

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情况同样惨烈,根据Coinglass的数据,光在5月8日当天,加密货币资产市值就蒸发超过10亿美元,为三个月来最大损失规模。

从5月8日至14日,比特币价格就从35,500美元跌至30,100美元,市值蒸发超过3,000亿美元。

在投资过程中,平仓(清算)发生在当投资人自愿或非自愿结束一个做多或做空部位,原因是该资产的表现和预期相反。对比特币衍生品(期货、期权和永续合约)进行投资的投资人,可能在账户没有足够担保品来维持其部位未平仓、遭到追缴保证金的情况下被迫平仓,也就是清算。

若投资人持有多仓(多头部位),代表期望资产价值上涨;相反,若是空仓(空头部位),意味着交易人士预期资产价格会在设定的一段时间内下跌。

假设持有多仓,如果价格上涨,交易人士就能够坐等获利,但若价格下跌,交易人士必须掏出更多资金或让担保品进行清算,反之亦然。清算的压力引发比特币卖压,这会促使价格进一步下跌,然后带来更多清算。

上周一开始,多头部位受到打击,但到了上周中旬,换成空头人士深受重创,那是因为悲观的交易者可能预期加密货币还会继续重挫,然而,币价却在彼时开始趋稳。

显然,不只比特币受创,整体加密货币市场上周都惨遭血洗,Terra的崩溃引发了一定程度的市场传染效应。

随着Terra的算法稳定币UST跌破1美元价格,原先用于支撑Terra生态系的基金会Luna Foundation Guard(LFG)实施了数项措施,借出7.5亿美元比特币和7.5亿美元UST以恢复TerraUSD对美元的平价。随后,LFG被迫在市场不利时机抛售比特币,使得比特币下跌压力更重,并且导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大跌的情况恶化。此外,LFG的措施并未奏效,反而导致UST出现恐慌性卖压、LUNA供应急升,双双暴跌,陷入死亡螺旋。

分析师目前对比特币是否已达底部的看法不一,Blockware分析师Will Clemente表示,他认为基于数个指标,比特币可能已触及多重底。

然而,火币研究院(Huobi Research Institute)对比特币依然看空,表示市场底部尚未来临,价值投资者应该暂缓买进。一名研究人员Barry Jiang预测币价在回升前,可能还会跌至20,000至25,000美元。…

5月加密市场研究报告:全球量化紧缩(QT)将继续存在,比特币长期持有者持续投降?

在今天的报告中,预计将总结加密市场近期表现、宏观回顾、市场结构分析等。

加密市场表现

由于美联储在通胀挥之不去的背景下确认了鹰派倾向,梅开局并不顺利。 市场的反应是避险。

LUNA 和 UST 火上浇油,结果加密市场出现了历史性的大幅下跌。

BTC 跌至 2.54 万美元的低点,比其历史最高点 6.5 万美元低60%。 ETH 出现了类似的下跌。

其他大盘币表现更差,AVAX 和 SOL 分别从历史高点下跌了 75% 和 80% 以上。

在本月的第一周,游戏(赚取收益)在加密行业中的表现最差,其次是顶级资产(大盘股),跌幅为 9.6%,Web3 跌幅为 8.9%。

资料来源:messario.io

宏观回顾:量化紧缩(QT)将继续存在

正如市场预期的那样,美联储在 5 月 3 日宣布投票支持将基金利率上调50 个基点。 这一宣布是在“强劲”的就业增长和失业率下降导致通胀上升的背景下发布的。 资产负债表也有所减少,从每月 $47B 到前三个月后的每月 …

中国司法机关依法没收的虚拟币,能合法处置吗?

“中国司法机关依法没收的虚拟币,能合法处置吗?本文将从司法机关处置虚拟货币的背景、现状、变现模式中存在的法律问题、司法机关变现入国库的必要性分析、公安机关变现入国库的可行性路径探究、在境外交易所卖出能否通过外管局结汇变?等六个方面展开。

司法机关处置虚拟货币的

相关背景

1、2020年7月30日,公安部官网显示:公安机关破获了首起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的网络传销案,涉案金额逾400亿元!(点击阅读)

2022年1月14日,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二级巡视员孔长青向记者表示,2021年公安机关打击治理网络黑灰产,针对虚拟货币洗钱新通道,全国共破获相关案件259起,收缴虚拟货币价值110亿余元。

理论上而言,在国家政策严厉打击虚拟货币相关业务的情况下,涉虚拟货币的刑事案件已成为一个存量业务问题,但在实务之中,大量的量化交易团队、海外交易所注册OTC经销商等仍然在从事虚拟货币市场相关业务活动,加之虚拟货币的跨国性、匿名性及财产属性等特点,国外对虚拟货币相关业务的监管较为宽松,事实上虚拟货币在国内不会杜绝,相关经济类刑事犯罪也不会终结。

故而司法机关始终会面临以虚拟货币为标的物的违法所得将如何处置的问题。

当下司法机关处置虚拟货币

变现的现状

2、我们在过去几年的司法实务中了解到:当前,公安机关将其取得犯罪嫌疑人授权的虚拟货币,以及法院司法审判没收处置的虚拟货币,都是通过委托民间的企业进行代为处置,民间企业在处置虚拟货币的过程中,有如下几种路径:

路径一

代司法机关处置虚拟货币的公司(以下简称“代处置公司”)将司法机关委托的虚拟货币,通过在虚拟货币交易所开设账户,直接卖给虚拟货币交易所上的承兑商(OTC商家),承兑商支付人民币给代处置公司,代处置公司在扣除服务费后(通常服务费高于代卖出虚拟货币标的物价格的5%以上),转给司法机关,或者司法机关指定的当地财政部门的账户;

(注:虚拟货币承兑商主要是指在虚拟货币交易所注册成为商家,利用虚拟货币市场的实时价差,通过买入卖出赚取价差的经销商)

图:币安交易所虚拟货币OTC商家交易界面

路径二

代处置公司在深圳、广州等地,找到一些拥有大量现金的买家(多为“地下钱庄”),将虚拟货币处置给这些买家,该类买家用现金支付;最终,代处置公司在扣除服务费后,将现金交由司法机关,或者司法机关指定的当地财政部门;

路径三

代处置公司跟境内外贸公司合作,要求外贸公司跟境外公司合谋,通过虚构出口贸易的模式,由境内的外贸公司发空包裹、或者提供虚假的跨境技术服务,让境外公司依照合同汇款,然后通过人民银行外管局进行结汇,进而兑换成人民币,交给代处置公司。代处置公司在扣除服务费后,转给司法机关,或者司法机关指定的当地财政部门的账户。

司法机关处置虚拟币变现模式中存在的

法律问题

3、在上一部分讲解司法机关处置虚拟货币变现的三种路径,本节将分析上述三种路径存在的问题:

路径一

(一)代处置公司处置虚拟货币的对象多为在境内的中国人,且以人民币直接结算;该境内的中国人虽然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上做人民币与虚拟货币的承兑,但是,法币作为人民币,承兑的对象基本都为中国人,那么也就变相的将公安机关的司法处置币流通到境内中国人的手上,以中国老百姓的日常收入来为司法机关的司法处置币买单,这间接助长了境内虚拟货币的炒作,与当下我们国家在防范与打击虚拟货币炒作背景下的政策不符;

(二)由于大量的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网络传销资金,通过虚拟货币交易所上承兑商(OTC)购买虚拟货币来完成销赃,一旦承兑商没有识别出来是赃款资金,或者默认赃款资金,仍与其交易,那么,承兑商再将该赃款资金用于与代处置公司交易司法机关的处置币,那么代处置公司最终将收到的赃款资金支付给国库,就不仅仅是助长了虚拟货币在中国境内的炒作了,更为严重的是间接帮助了从事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网络传销等犯罪分子完成了销赃;又因为通过人民币销赃,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网络传销中的受害人基本都是中国内地的受害人,也就是变成了——“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网络传销中的受害人将其辛辛苦苦赚取的生活收入支付给了国库,司法机关将虚拟货币支付给了犯罪分子”,长此以往,这种模式会助长犯罪分子气焰,进一步扩大境内受害人的受害程度,这是国家决不愿意看到的。

路径二

(一)代处置公司在深圳、广州等地,找到一些拥有大量现金的买家(多为“地下钱庄”)将虚拟货币处置给这些买家,该类买家用现金支付;要知道地下钱庄的钱,多来源于境内的违法资金,如贪污贿赂资金、诈骗资金、传销资金,甚至更恶劣性质的违法资金,违法分子希望通过钱庄来完成违法人民币资金与外币之间的兑换,从而实现销赃与洗钱。若代处置公司以该种模式与该类买家交易,则大量的违法资金通过购买公安机关的处置币来实效销赃洗钱,这也是国家所不能容忍的。

(二)另外,从法律层面不同于路径一,代处置公司更容易触犯洗钱罪或者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罪,如果司法机关作为委托人,知道代处置公司以此种方式处置虚拟币,则司法机关也涉嫌洗钱罪或者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罪。因为,地下钱庄的资金,交易方具有“明知或者应知”属于赃款的情形。

路径三

外贸商家通过与境外人员合谋,以虚假的出口合同、出口单据向外管局申请结汇,显然违反了外汇管制相关的法律法规,属于非法换汇,情况严重的可构成刑事犯罪。

《外汇管理条例》第40条规定,“有违反规定以外汇收付应当以人民币收付的款项,或者以虚假、无效的交易单证等向经营结汇、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骗购外汇等非法套汇行为的,由外汇管理机关责令对非法套汇资金予以回兑,处非法套汇金额30%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非法套汇金额30%以上等值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外汇管理条例》第46条规定,“未经批准擅自经营结汇、售汇业务的,由外汇管理机关责令改正,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违法所得50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50万元的,处5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业务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未经批准经营结汇、售汇业务以外的其他外汇业务的,由外汇管理机关或者金融业监督管理机构依照前款规定予以处罚。”

此外:以上三种模式中,司法机关通过代处置公司处理变现司法处置币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明确且合法的路径,导致容易滋生权利的寻租及司法腐败!司法机关滥用权力处置虚拟货币,比如公安机关违法没收虚拟货币,与处置公司勾结;司法机关与代处置公司勾结,低价处置虚拟货币,从中谋取个人利益。

司法处置币进行变现入国库的

必要性分析

4、(一)司法机关获取司法处置币来源的法律依据

理论上而言,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45条,第272条等有关规定可知,公安机关在办理刑事案件的侦查活动中,未经人民法院的许可,不得擅自罚没虚拟货币。

《刑事诉讼法》第245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冻结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财物及其孳息,应当妥善保管,以供核查,并制作清单,随案移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或者自行处理。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对违禁品或者不宜长期保存的物品,应当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理。对作为证据使用的实物应当随案移送,对不宜移送的,应当将其清单、照片或者其他证明文件随案移送。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应当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作出处理。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生效以后,有关机关应当根据判决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进行处理。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赃款赃物及其孳息,除依法返还被害人的以外,一律上缴国库。司法工作人员贪污、挪用或者私自处理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构成犯罪的,给予处分。”

《刑事诉讼法》第272条规定,“没收财产的判决,无论附加适用或者独立适用,都由人民法院执行;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会同公安机关执行。”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第46条规定,“查封、扣押、冻结以及处置涉案财物,应当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进行。除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另有规定以外,公安机关不得在诉讼程序终结之前处置涉案财物。严格区分违法所得、其他涉案财产与合法财产,严格区分企业法人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严格区分犯罪嫌疑人个人财产与家庭成员财产,不得超权限、超范围、超数额、超时限查封、扣押、冻结,并注意保护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对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需要追缴、返还涉案财物的,应当坚持统一资产处置原则。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时,应当将有关涉案财物及其清单随案移送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时,应当将有关涉案财物及其清单一并移送受理案件的人民法院,并提出处理意见。”

然而,在司法实践过程中,大量的公安机关在未经法院作出判决之前就已经擅自处置了当事人的虚拟货币,这其中既包括一些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的虚拟货币,也包括一些仅因在买卖虚拟货币时收到赃款,未从事任何违法犯罪活动的当事人。公安机关通常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44条、《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37条等规定,直接对当事人的虚拟货币进行了擅自处置。…

进入NFT领域: 需要先了解数字收藏品对环境的影响

通过采用环保、实用的NFT,艺术家可以开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新领域,与粉丝建立联系并分享价值。

观点

 

在过去的一年里,NFT席卷了流行文化。几乎每天都有新名人宣布他们对新兴技术的兴趣——通常是通过空投NFT系列藏品。从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的《低俗小说》NFT到Snoop Dogg的NFT音乐NFT,许多知名人士开始意识到NFT的创造性价值。虽然名人的参与提高了主流对NFT用例的认识,让更多人知道NFT的投资潜力,但也引起了一些粉丝的愤怒。

在对NFT现象的大肆宣传中,人们越来越担心这项技术对环境的影响。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是,韩国男子组合防弹少年团(BTS)几个月前因计划推出自己的NFT系列而遭遇重大挫折。防弹少年团的遭遇只是众多类似事件中的一个,导致一些艺人对自己探索NFT趋势变得谨慎起来。

许多粉丝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可以在不以环境为代价的情况下创建NFT。事实上,许多NFT平台通过整合节能区块链,如Tezos、Flow、Polygon和Solana,采用了更环保的铸造方法。这些区块链使用一种称为权益证明(PoS)的共识机制来验证区块链上的交易,例如铸造NFT。这种类型的共识机制比工作量证明(PoW)需要的能源要少得多,后者是以前验证交易的主要方式,稍后我们将对此进行解释。

但考虑到有关NFT的大量技术术语和错误信息,当涉及到进行尽职调查时,阻挡进入NFT领域的障碍可能会令人感到难以承受。在任何艺术家进入NFT领域之前,要最大限度地提高生态友好性,需要考虑四个关键因素: PoW、PoS、侧链和碳中性。

工作量证明

围绕NFT的环境担忧主要源于一种被称为工作量证明的共识机制(PoW)。从本质上讲,PoW是加密货币交易的安全细节。为了确保交易是安全合法的,计算机必须解决任意的数学难题作为验证。参与这一过程的计算机需要大量的电力,因此一些名人在PoW链上发布NFT后受到了社区的强烈反对。

权益证明

幸运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区块链都需要PoW,而且与流行的误解相反,NFT可以以一种环保的方式进行铸造。那就是利用权益证明(PoS)。与需要消耗大量能源的计算机来解决谜题来验证交易不同,PoS只需要个人质押他们的加密货币来参与验证交易以赚取奖励。

如前所述,一些流行的PoS区块链包括Tezos、Flow、Solana和Polygon。Tezos尤其因其低能耗而备受关注——简单比较一下,Tezos的5000万笔交易产生的碳排放量仅等于17个全球公民的碳排放量。

此外,NFT生态系统中领先的区块链之一——以太坊——将很快从PoW过渡到PoS系统。以太坊基金会称,以太坊网络即将从PoW转换为PoS,传言将在今年秋天到来,这将使其能源效率提高约2000倍,并将总能耗降低99.95%。

侧链和layer-2解决方案 

另一种规避PoW过度能源消耗的方法是侧链。侧链是独立的区块链,与以太坊等主链平行运行。这种独立性允许侧链制定自己的交易、安全和治理规则。由于侧链不需要依赖分布式计算机网络来验证交易,它们的碳足迹大大减少。

在NFT领域中,Polygon是最受欢迎的侧链之一。值得注意的是,Polygon也是一个layer-2解决方案,或第三方协议,它通过提高交易速度和gas效率来支持以太坊主链。许多侧链提供的社区管理性质与寻求与粉丝建立互惠经济的创作者和开发者特别契合,使侧链成为那些想要进入加密领域的人的热门选择。

碳中和

无论一个项目是否利用PoW、PoS或侧链,重要的是他们承认并保持对其碳足迹的责任。

有许多项目可以致力于实现碳中和的方式,例如通过与碳去除项目的结合来实施碳抵消。例如,今年早些时候,Rarible与流行的碳去除市场Nori进行了整合,允许任何人抵消在Rarible上列出的大多数以太坊NFT的碳足迹。

考虑到这些因素,艺术家在进入NFT领域之前,需要进行尽职调查以确保他们选择的NFT市场和项目符合他们的价值观。

虽然有些人认为铸造NFT是一种不考虑环境的“抢钱”行为,但这种描述歪曲了Web3未来学家和技术创新者以社区为中心的意图。通过采用环保、实用的NFT,艺术家可以开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新领域,与他们的粉丝建立联系和分享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