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身陷Crypto骗局泥沼,马斯克可以改变这一切吗?

Twitter的Crypto社区和NFT相关领域充满了骗局,只需几次互动,你就可以得到第一个“@Elonmusk_u开始跟踪您”的通知。

如果你回复过一个交易者、开发者的推文,那么至少会有一个假机器人要求你“DM”他们。​

大多数用户已经注意到这一令人讨厌的情形,与此同时,欺诈者在不断的升级他们的欺诈计划。

Crypto记者Laura Shin注意到,有一些欺诈机器人包含一个经Twitter验证的复选标记和NFT项目,它们给用户发送垃圾邮件并承诺空投。

如果你有Shin的研究精神,那么毫无疑问你可以避开这个骗局。但在过去几周里,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通常,用户通常认为Twitter验证标记就足以证明该Twitter是合法的。

黑客瞄准了这些用户,从不幸的追随者那里窃取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NFT。

据报道,这些黑客以记者、高管和其他专业人士为目标。

其中一个受害者表示她收到了一封似乎来自Twitter支持管理团队的假邮件,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为其他黑客使用的常见方法。

不管他们是怎么做的,他们都会给账户重新命名,就好像他们是开发人员、创造者、或者项目负责人,令他们的Twitter看上去能够令人信服。

之后,欺诈者会在Twitter上发布虚假链接,并承诺“Crypto 空投”,而这需要用户连接到他们的电子钱包,很快耗尽他们的NFT。

一些骗局伪装自己是NFT项目Moonbirds、Azuki或者ApeCoin。

Claims显示在没有链接以太坊钱包的情况下,一些受害者的资产也被偷了。这表示用户的浏览器遭到黑客攻击,使攻击者能够控制他们的计算机。

Twitter的Crypto社区有许多声音表示,“Twitter太忙了,忙于与‘错误信息’作斗争,而不是担心它有大规模的机器人/账户盗用问题。”

正如Bitcoinist之前解释过的,美国《通信礼仪法案》第230条免除了互联网公司对其平台上第三方发布的内容的相关责任,这意味着Twitter可以不阻止平台内的欺诈行为,而不必承担责任。

而这些欺诈行为不会直接影响到公司董事会,Twitter董事会把其关注点放在了其他事情之上。

Elon Musk想要改变这件事,把Twitter变成一个符合他的道德规范和关于文明和民主未来想法的平台。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想要收购一家公司,并声称这与经济无关,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然而马斯克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消除诈骗和垃圾邮件。如果马斯克能够赢得Twitter的控制权并信守这一承诺,它可能会改变许多用户的安全和体验感。

“如果每识破一场Crypto 骗局都可以给我一个通证,我至少可以多赚1000亿美元”

马斯克希望Twitter有一个开源代码,让任何人都可以在GitHub上查看、批评Twitter并提出修改建议。

他想改变黑匣子算法,在他看来,黑匣子算法在某种程度上损害了言论自由,而这些推文对用户来说缺乏透明度和清晰度。

在Twitter董事会有针对性的使用“毒丸”来保护自己免受收购之后,有几种可能的结果。

其他公司参与Twitter竞购,比如Tron创始人Justin Sun、私人股本公司Thoma Bravo和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

作家兼播客主理人Trung Phan将这种情况与20世纪80年代中期特拉华州最高法院的一个著名案件Revlon. Inc. MacAndrews & Forbes Holdings进行了比较。

特拉华的法官在该案中总结董事会应以股东的最佳利益行事,即使接受收购。

Phan表示,“还不确定未来会如何发展,法庭或许会看谁出了‘最高价格’。”

马斯克曾表示他出超过54.20美元的价格,这似乎已经超过了Justin …

对话Darren Lau:最有野心的加密投资人教你配置资金

编译:DeFi之道

Darren Lau是谁?

 

父亲是一名会计,母亲是家庭主妇

Darryl是Darren的双胞胎兄弟,Zachary是他们的大哥

当他上学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兴趣在金融

马来西亚学校分为两个科系——科学系和艺术系(大概和国内的文理分科类似):

  • 他对生物没有兴趣,就彻底放弃了,转而去学了会计
  • 人们对这种选择并不理解,因为几乎人人都更想要往科学系发展,学习物理化

 

Darren是怎么接触到crypto的?

 

他在2017年ICO泡沫之前,也就是中国禁止ICO之前进入这个圈子

当时在马来西亚认识了CoinGecko团队

  • 正好他们想招聘全职实习生,Darryl和Darren就都去了
  • 在DeFi Summer期间,他们都在CoinGecko,CoinGecko上币的速度永远快CoinMarketCap一步
  • 因此,CoinGecko获得了大量的市场份额

在DeFi发展的时候始终密切关注,因为Darryl和他总是在寻找赚钱的方法

  • 在大学学金融的时候在麦当劳兼职,一小时2.5美元
  • 对大学的课程根本不感兴趣,总是挂科,因为他一直在做crypto有关的事情
  • 觉得SP500每年5%的收益太少了
  • 想要买特斯拉的股票,但是在马来西亚不能买,然后他们了解到了Synthetix,从此以后就陷入这个“兔子洞”

2020年3月,写了一本关于DeFi的书,但很快就过时了,因为这个领域发展得非常快

  • 想更新书里的内容,但在那段时间里一直没有时间去做
  • 当流动性挖矿火了之后,他开始在推特上宣传他那本过时的书,然后就一路发展到了现在十几万的粉丝

2020年8月,他加入Spartan Group(加密VC)9个月,并于2021年5月离开,当时负责在初级和二级市场接触新项目

 

对DeFi Summer的看法

 

看到新资金的涌入,很有趣

  • 在SushiSwap之后,每天都有各种各样以食物为主题的项目涌现出来
  • 在推特上,人们经常分享自己在挖哪个“食物矿”,这样人们就可以知道谁在掌控一切

从此之后,他学会了一些技巧,比如追踪钱包,总是快人一步发现新矿

 

在Spartan Group学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