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3 能否撕裂国内 VC 的共识?从朱啸虎买了一双“鞋”谈起

事情是这样的:朱啸虎买了一双鞋,跑了一次步,发了一条朋友圈;照常理来说,买鞋不新鲜,发朋友圈没什么,跑步也不稀奇。但稀奇的是,他瞄准的是当下最火的Web3.0游戏StepN。这个产品的核心玩法在于,用户投入资金购买某一款鞋子的NFT,用鞋子NFT跑步可以获得代币,而以代币升级鞋子可以获得更多收益。第一天跑步,朱啸虎赚了30美金,他预估,买鞋的钱要3个月才能回本。以此推算,买这双鞋花了大概2700美金。

看起来,朱啸虎这几万块花得挺值。他称赞了StepN的经济模型设计,觉得“未必是庞氏”,有机会跑通,“值得体验学习一下”。但很快,他又在这条状态下面补充了一条评论,“可惜这样的模式在国内都有监管风险”——早有人指出,StepN类似于前几年国内的一款产品趣步加上区块链,当时趣步就因涉嫌传销及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

StepN怎么样?谁知道呢。世殊事异,当初对区块链怀疑乃至鄙夷的投资人,也已经争相涌入Web3.0。也难怪,在2022年的投资业内称得上“热点概念”的,也只剩Web3.0了。

过去几年,海外风投已经针对Web3.0展开了积极布局。去年6月,a16z募集了超过22亿美元的加密风险基金,成为全球最大的具有资本管理规模的加密风险投资机构。紧接着11月,Paradigm宣布设立一个规模总值25亿美元的风险基金。今年2月,红杉资本推出了一支专注于加密货币的投资基金,资金规模在5亿至6亿美元之间,有媒体统计过,这家顶级风投仅今年就投资了20家Web3.0公司。

海外的风已经刮到了国内。当互联网红利消退,Web3.0被视为继承者,加之种种结构性因素,部分国内机构已经积极投身于新浪潮。

但这不意味着传统VC已经就Web3.0达成了共识。虽然多数人认同“趋势”,但那还是一个模糊的愿景,一部分人仍在岸边谨慎观望。

看来,Web3.0正在撕裂国内VC的共识,我最近听到的另一个消息颇能说明问题。一家FA的合伙人告诉我,有一个一线基金的合伙人以前特别排斥Web3.0,以至于这家基金内部另一个想投的合伙人被逼出走,自己去外面募资,但没想到,隔了两个礼拜,他的老东家就想通了,决定要投Web3.0。

“国内的基金比海外基金的反应慢,硅谷的a16z、Paradigm等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下重注,国内的机构思考了很长时间,关于Web3.0到底有没有价值,到今天也没有形成一致意见”,前述FA合伙人告诉我。

美元基金只剩Web3.0可指望了?

相比于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无疑在Web3.0投资市场上扮演着更活跃的角色,一些机构已经出手。比如,我在上一篇稿子里提到的CyberConnect融资,其背后的领投方之一就是云九资本。

4月,BAI资本合伙人汪天凡在一档播客节目里透露,BAI已经在Web3.0积极投资。逻辑在于,前两个月他在和团队复盘时,发现创投市场上经历了很多主题的变化,但区块链市场的价值一直在向上走。“当经历这么多起起伏伏,最后发现,唯一不变的是非共识的Web3.0,于是我们觉得当中或许有一些可以研究的问题。”

“国内最主流的美元基金,特别是跨国的美元基金,都已经非常积极地在Web3.0领域布局了。”前述FA合伙人告诉我。据他观察,国内机构在Web3.0的布局可以追溯到上一次币圈火爆的2017年、2018年,甚至更早之前,比如IDG早在2013年就投了瑞波,但是形成如今这样普遍在看Web3.0氛围的时间节点,也就是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

只不过,不同机构在Web3.0上的权重各不相同。比如,主流美元基金出来的合伙人做的新基金往往更容易将Web3.0作为重点投资方向。决策都在美国的纯美元资金也会将Web3.0作为主力方向。但对综合性基金,Web3.0只是一个板块。“目前来看,像tiger这样的大型PE,现在Web3.0的头寸可能占到整体资金配置的10%。”

在资本寒冬里,美元基金对Web3.0投资的热情就更容易理解。

一方面,美元基金正承受着来自募、投、退等全链条的压力,其中,“投资”的压力就在于“很多东西不可投”。比如投中此前报道反复指出的美元基金“投不进硬科技”,“难募集人民币”。另一侧,美元基金原本擅长的TMT和消费领域又遭遇了周期性的挑战。

出口狭窄,美元基金总得找一个输出方向。那么,现在大的赛道里,就只有Web3.0能够承载。“不管这个基金是准备好了投还是还没太想明白,Web3.0都是会看的一个方向,如果不看,可能就要放假了。”前述FA合伙人直言。

VC永远存在的FOMO(害怕错过)情绪在Web3.0投资上也非常容易理解——当你发现你没啥能投的,机构里有20个投资一线的同事一年几百万年薪在家里待着,而别人在Web3.0上一个月成交数个案子——在这种情况下,你一定会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市场氛围的影响。而当你决定投这个行业的时候,必须逻辑自洽,在市场推动下,你自己就会去找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让逻辑自洽起来。

但这个逻辑本身也许存在问题。来自某双币基金的投资人Derrick告诉我,一方面,他认同今年可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投资热点,宏观环境的变化已经让一级市场的情绪已经低到了冰点。但他对于“投一个赛道是因为之前投的其他赛道不行了”这套逻辑略表怀疑。“万一这个产业还不如之前你投的那些产业呢?”在他看来,部分机构转投Web3.0并非基于信仰,而是基于个体利益视角——搏一搏,看看能不能活下去。

传统VC想要分羹Web3.0时也存在一些难点。我最近认识了一位关注Web3.0的前头部VC从业者,在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已经是强弩之末”后,他已经在去年离职。他跟我分析了一下,为什么传统VC不适合投Web3.0。

首先,要解决的是怎么投的问题。

传统VC都还是equity的逻辑,而Web3.0项目可能需要直接投token。另外,Web3.0的叙事逻辑和发展路径和Web2.0完全不同。“比如无聊猿的那家公司先发了一个NFT,后面又开始讲更大的故事。在融资的时候,你觉得它就是一个卖图片的公司,而现在它告诉你,它是一个元宇宙公司,问题在于,传统的美元基金可能不认这个故事。”

但另一面,行业的先行者总能找到办法。

一些美元基金已经在寻找折中的方式,尝试参与进Web3.0投资的盛宴。比如,我听说的一则消息里,有一家中国based的主流美元基金的做法是,合伙人在外面成立一家公司,让基金投那家公司的股权,那家公司再把拿到的投资款用于投Web3.0公司,Web3.0公司的主要资本分配方式是分配token,在变现之后,基金再以利润分配的方式分给股东。

在一部分人看来,Web3.0并不算新概念,和比特币、区块链算是一脉相承。从2009年比特币诞生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经历过一波又一波的质疑,最后一波质疑是在2018年的高点崩溃之后。但现在比特币又回来了,价格在3万美金左右浮动。

“说实话,之前主流投资人都看不上这个领域,今天我们觉得Web3.0的声音响起来,是因为主流投资人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傲慢和质疑,纷纷去拥抱这个行业。”前述FA合伙人告诉我。

VC圈的非共识

正如前面提到的,如果你身在VC行业,或主动,或被动,Web3.0都是你现在不得不了解的领域。但真的下注又是另外一码事。不同的声音仍然在Web3.0世界交织,坚定看好、谨慎关注甚至看空的人都各有其道理。我们姑且来看看这些不同的说法。

华映资本近年来一直关注加密资产领域,从去年底开始决定进军Web3.0。华映资本高级投资总监朱彤告诉我,过去华映更多聚焦国内,但在Web3.0上会布局很多原生就在海外的项目。

在他看来,Web3.0最近的火爆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因素:

1、共识更强:Web3.0绕不开比特币。2020年5月比特币减半后,又迎来新一轮牛市,Web3.0概念在2021年被大范围讨论。以前可能大家还会讨论比特币是不是庞氏,在这一轮牛市之后,大部分主权国家,机构、媒体及个人投资者基本上认可了比特币作为一项数字资产的投资价值。

2、牛市带来足够大的体量:经过这一轮牛市,整个加密货币的体量已经超过2万亿美金。在主权货币的排名中,比特币已经可以排到第十几位的水平。

3、出圈的应用:应用侧NFT带动Web3.0出圈,在科技巨头推动下,元宇宙概念火爆,而元宇宙又是跟Web3.0天然结合的,进一步又带火了Web3.0。

4.、区块链、边缘计算、AI、底层算力等底层技术不断成熟。

5、近五年里,消费互联网的创新已经比较少了,Web2.0发展触及天花板。伴随Web2.0的创业者涌入Web3.0,Web3.0赚钱效应明显,引发资本入场。

“Web3.0是一次价值回归,生产关系的重构,能让创造者价值最大化,所有权价值合法化,是对现在互联网模式的颠覆。从机构视角出发,我们认为Web3.0现阶段充满了创新的机会和赚钱的效应,这两点也已经被市场充分证实了,这是华映现坚定地要去布局Web3.0的原因。”朱彤告诉我。

由于行业还在发展早期,朱彤认为各个板块都有大量的投资机会,华映主要关注的投资领域包括公链等基础设施、Defi,NFT,Gamefi等上层应用,以及面向Web3.0提供服务的Web2.0平台,比如一些数据分析平台,NFT建站工具等。

但那些持观望态度的人也自有一套逻辑。

比如,来自某双币基金的Derrick认为,Web3.0是一个趋势,不能不关注,但现在看而不投的是大多数。“就好比你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前也会看和互联网有关的东西,但是你不一定要在那个时候投进去。”

抛开元宇宙、区块链这些相关概念,Derrick是因为一个视频号上的短视频才开始了解Web3.0。那个长达5分钟的视频内容是,去年年底OCC 代理署长Brian …

Azuki创始人自爆创业史陷信任危机, NFT遭抛售后能否挽回共识?

5月10日,知名NFT项目Azuki创始人ZAGABOND.ETH发布的一篇博客引发轩然大波。

他在名为「建设者之旅」的文章中自曝曾创建CryptoPhunks、Tendies和CryptoZunks三个NFT项目,但后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这些项目,并最终创造了Azuki。

ZAGABOND.ETH的本意是想介绍自己在Web3连续创业的心路历程,并表达曾经的失败经历教给他宝贵的经验进而促成了Azuki的成功。然而,这篇文章传播到加密社区后,引发了人们的口诛笔伐。

有人质疑ZAGABOND.ETH是骗子,认为他「背叛了社区」,参与了三个Rug Pulls项目。「Rug Pulls」是指项目方引诱早期投资者注入资金然后放弃项目的恶意行为。

受此影响,Azuki NFT系列的地板价由近20 ETH一度跌至10ETH,遭遇腰斩。截至5月10日下午4点,Azuki地板价回升至15.5 ETH,相较日内高点仍有超过20%的跌幅。

创始人自曝创业史反露其短后,Azuki项目陷入信任危机,社区共识正在流失,这也为其未来的发展埋下了变数。

Azuki 创始人自曝曾放弃三个NFT项目

过去的几个月里,由10000个日本动漫画风头像组成的Azuki NFT项目广受欢迎,凭借原创基因和精良的制作风格,Azuki系列迅速成为NFT领域的蓝筹项目之一,市值跻身NFT排行榜前十位,并快速扩大着自身的IP知名度。

Azuki系列NFT因日漫风广受市场欢迎

然而,一桩由创始人「自曝丑闻」突然发酵开来,让Azuki陷入了信任危机。

5月10日,Azuki的创始人ZAGABOND.ETH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篇名为「建设者之旅」的文章,他的本意是想介绍自己在Web3领域连续创业的心路历程,披露了他过去三个项目的失败经历。没想到这些经历在加密社区引发轩然大波。

ZAGABOND.ETH写道,他最初做的项目是 CryptoPhunks,这是一个模仿 CryptoPunks创造的NFT合集。他自称被 CryptoPunks 的才华所吸引,但不确定其母公司(Larva Labs)当时做出的一些决定,于是开始构建CryptoPhunks,来促使社区思考Web3的版权规则。

这篇文章显示,CryptoPunks发布后,Larva Labs多次以侵权为由发起了删除请求,导致该系列在 OpenSea 上被数次下架和重新上架。「因为 CryptoPhunks一直是一个社区驱动的项目,所以(团队)将『缰绳』交给了社区来实现去中心化,」ZAGABOND.ETH称,自2021年7月将该项目移交给社区领导以来,团队没有再间接或直接参与该项目。

很快,ZAGABOND.ETH又开展了一个名为Tendies的项目。根据介绍,这是一个独特的基于抽奖系统的「小鸡」NFT 项目。不过该项目的寿命更加短暂,Azuki的创始人表示,尽管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该项目仅被铸造了15%,「它们只能带我们到此为止。」Tendies被快速放弃了。

随后,ZAGABOND.ETH决定继续围绕CryptoPunks概念打造项目,他又创造了CryptoZunks,这是一个可定制的PFP产品,支持持有者不断在链上「回滚」以改变NFT的特征。但据ZAGABOND.ETH透露,该项目的局限性很快展现,因为以太坊的Gas成本扼杀了产品体验。最终,在一些团队成员离开后,CryptoZunks也失败了。

ZAGABOND.ETH称,这三个失败的项目为他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CryptoPhunks教会他讲故事的魔力;Tendies教会了他原创想法的重要性;CryptoZunks则告诉他无论产品多么出色,都无法忽视Gas费对产品体验的影响。

「如果没有我们之前项目的经验教训,Azuki 就不会成为今天的样子」,ZAGABOND.ETH显然想表达上述失败经历成就了Azuki的成功,但在短短一年时间内陆续放弃三个项目的经历,让他遭到了许多加密人士的指责。

有「加密侦探」之称的推特[email protected]发文讽刺称,「所以Web3.0就是指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抛弃三个项目吗?」

还有人给ZAGABOND.ETH扣上了「骗子」的罪名,称他背叛了社区,参与了三个Rug Pulls项目。「Rug Pulls」是指项目方引诱早期投资者注入资金然后放弃项目的恶意行为。

随着文章的发布和传播,ZAGABOND.ETH陷入一片口诛笔伐之中,Azuki也被连带着卷入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