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元宇宙老炮儿Charlie Warzel:19年的行业教训

2003 年,Wagner James Au 是湾区一名年轻的自由撰稿人,为 Salon 和 Wired 报道大型多人游戏,如 The Sims Online。在那期间他曾接到一个任务,负责审查一款新的虚拟世界游戏,由一家名为 Linden Labs 的公司制作,名为 Second Life。于是,他便开始了解这个新生的数字世界,不久之后,他遇到了开发商,他们向他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提议,让他以记者的身份参与游戏。Au 可以报道 Second Life 的一切,包括怪事、骚扰和网络犯罪。最终,Au 写了一本关于该游戏的权威书籍《Second Life 的诞生:来自新世界的笔记》。如今,他仍然在他的博客「新世界笔记」栏目上详尽地报道着 Second Life 的发展,这是一个运行时间最长的元数据新闻网站。他最近的一篇文章是关于在游戏中经营数字业务的俄罗斯籍 Second Life 玩家,他们现在正试图通过逃离这个国家来逃避制裁。

简而言之,Au 是为数不多的对元宇宙社区有真实看法和经验的人之一。自从 Facebook 改名为 Meta 之后,元宇宙的概念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炒作周期所吞噬。各大品牌纷纷涌入这个空间,人们开始发布关于元宇宙的各种消息,也有很多人把元宇宙斥为「无用之物」。但正如 Au 的经历所显示的,几十年来,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一直在尽职尽责地在数字世界里耕耘、创作。

Au 是这个领域的敏锐观察者,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是数字世界的倡导者。但同时,他也是一位记者和评论家。他对元宇宙社区的前景充满希望,但也在深刻探讨着那些可能使一切都付之一炬的过激行为。他对于 …

加密空投是否真的不欢迎羊毛党?

假如你是一家公司的运营经理,公司决定拿出 50 万做运营,你可能要开 5 次会,50 个电话,忙活 500 个小时,才能做得漂漂亮亮。

但是在 Crypto 世界,项目决定拿出 1/4 甚至 1/5 的「股权」,价值动辄千万美金,甚至数亿美金,但是其中的很多决定似乎就是拍脑袋定的。

老实说,对待如此大的决定,很多项目确实有些随意和任性。不过,这些小小的任性里面,其实就藏着一些机会。项目方越任性,机会的上限就越高。

今天推特上的一位朋友 Oar 也提到了这事,不禁引起了我的思考。从 Uni 到今天,大大小小项目空投数十次,总觉得应该整体分析下,所以就有了这篇随想。  

在开始之前,我们先聊聊一个前提——空投这件事到底目的是什么?

答案是一个词:「注意力」。

在 Crypto 行业浸淫已久的人,都知道 Crypto 这个圈子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注意力。

共识机制是注意力;Meme 文化是注意力;为什么其他 marketplace 现在无法超越 Opensea,因为现在 Opensea 掌握了最多的注意力;为什么马斯克要买下推特,因为推特是最容易获取注意力的平台。

空投的目的也是一样的。

很多人之前可能会有过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一个项目要送出几千万美金的免费筹码?很简单,为了最大化注意力。只要最夸张的馈赠,才能在竞争激烈的 Crypto 世界夺走最多的眼球。

Crypto …

Twitter身陷Crypto骗局泥沼,马斯克可以改变这一切吗?

Twitter的Crypto社区和NFT相关领域充满了骗局,只需几次互动,你就可以得到第一个“@Elonmusk_u开始跟踪您”的通知。

如果你回复过一个交易者、开发者的推文,那么至少会有一个假机器人要求你“DM”他们。​

大多数用户已经注意到这一令人讨厌的情形,与此同时,欺诈者在不断的升级他们的欺诈计划。

Crypto记者Laura Shin注意到,有一些欺诈机器人包含一个经Twitter验证的复选标记和NFT项目,它们给用户发送垃圾邮件并承诺空投。

如果你有Shin的研究精神,那么毫无疑问你可以避开这个骗局。但在过去几周里,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通常,用户通常认为Twitter验证标记就足以证明该Twitter是合法的。

黑客瞄准了这些用户,从不幸的追随者那里窃取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NFT。

据报道,这些黑客以记者、高管和其他专业人士为目标。

其中一个受害者表示她收到了一封似乎来自Twitter支持管理团队的假邮件,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为其他黑客使用的常见方法。

不管他们是怎么做的,他们都会给账户重新命名,就好像他们是开发人员、创造者、或者项目负责人,令他们的Twitter看上去能够令人信服。

之后,欺诈者会在Twitter上发布虚假链接,并承诺“Crypto 空投”,而这需要用户连接到他们的电子钱包,很快耗尽他们的NFT。

一些骗局伪装自己是NFT项目Moonbirds、Azuki或者ApeCoin。

Claims显示在没有链接以太坊钱包的情况下,一些受害者的资产也被偷了。这表示用户的浏览器遭到黑客攻击,使攻击者能够控制他们的计算机。

Twitter的Crypto社区有许多声音表示,“Twitter太忙了,忙于与‘错误信息’作斗争,而不是担心它有大规模的机器人/账户盗用问题。”

正如Bitcoinist之前解释过的,美国《通信礼仪法案》第230条免除了互联网公司对其平台上第三方发布的内容的相关责任,这意味着Twitter可以不阻止平台内的欺诈行为,而不必承担责任。

而这些欺诈行为不会直接影响到公司董事会,Twitter董事会把其关注点放在了其他事情之上。

Elon Musk想要改变这件事,把Twitter变成一个符合他的道德规范和关于文明和民主未来想法的平台。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想要收购一家公司,并声称这与经济无关,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然而马斯克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消除诈骗和垃圾邮件。如果马斯克能够赢得Twitter的控制权并信守这一承诺,它可能会改变许多用户的安全和体验感。

“如果每识破一场Crypto 骗局都可以给我一个通证,我至少可以多赚1000亿美元”

马斯克希望Twitter有一个开源代码,让任何人都可以在GitHub上查看、批评Twitter并提出修改建议。

他想改变黑匣子算法,在他看来,黑匣子算法在某种程度上损害了言论自由,而这些推文对用户来说缺乏透明度和清晰度。

在Twitter董事会有针对性的使用“毒丸”来保护自己免受收购之后,有几种可能的结果。

其他公司参与Twitter竞购,比如Tron创始人Justin Sun、私人股本公司Thoma Bravo和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

作家兼播客主理人Trung Phan将这种情况与20世纪80年代中期特拉华州最高法院的一个著名案件Revlon. Inc. MacAndrews & Forbes Holdings进行了比较。

特拉华的法官在该案中总结董事会应以股东的最佳利益行事,即使接受收购。

Phan表示,“还不确定未来会如何发展,法庭或许会看谁出了‘最高价格’。”

马斯克曾表示他出超过54.20美元的价格,这似乎已经超过了Just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