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风投史最大亏损,1400亿

导读:软银愿景基金2021财年净亏损高达2.6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成为了全球风险投资领域的最大亏损之一。这并非孙正义第一回投资巨额亏损,早在21世纪初美国互联网破灭时软银资产缩水达99%,不断疯狂重仓互联网这一投资路径依赖,或许迟早会导致这一幕。

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在科技股抛售浪潮中,世界最大的风投机构,也来到了至暗时刻。

5月12日,软银集团(SoftBank)披露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3月31日,软银愿景基金2021财年净亏损高达2.6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成为了全球风险投资领域的最大亏损之一。

即便放在全球范围来看,这都是风投史上最大一笔亏损。

来源:软银官网

软银旗下的2只愿景基金均坚定投资互联网科技产业,投资风格偏激进。2022年一季度,愿景基金投资持有的34只科技股中有32只出现了亏损。其中包括,韩国电商巨头Coupang带来损失54亿美元、新加坡网约车平台Grab的损失24亿美元、印度移动支付巨头Paytm的亏损13亿美元和美国最大外卖配送平台DoorDash的亏损11亿美元,目前几乎所有参股的科技公司的股价都已经低于发行价,损失惨重。银更大的问题是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甚至到了不惜抛售破发股也要回笼资金的地步。

而仅在一年前,孙正义才刚刚交上历史最好成绩单:2020年实现净利润近5万亿日元。

在业绩发布会上,这位64岁的投资帝国掌舵人多次用到“defensive”一词。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我们应该采取的方法是防御”。

脸色凝重,孙正义宣布正式放缓投资:软银将采取保守的投资步伐。他还给出一个具体数字:与去年相比,今年投资额将减半或四分之一。

盛宴已过,人们已经不在意这个老头说什么了。

海啸未央,凛冬将至。满地杯盘狼藉背后,是难掩的全球经济衰退恐慌。

时代真的变了。

01亚洲巴菲特

孙正义,韩裔日本人,祖籍福建莆田,原名安本正义。

1976年的某个秋日,赴美留学的孙正义在奥克兰一个小超市买了一份《大众电子》杂志,迫不及待翻开,突然,他像是被电流击中,激动地浑身发抖,一种见证历史的喜悦涌遍全身。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特尔i8080芯片照片,只有指尖那么大,看起来却宛若一幅未来城市地图:人类终于创造出了超越自己大脑的东西。

英特尔70年代的iC8080A芯片

心潮澎湃之下,才19岁的孙正义给自己定下了未来50年的人生规划:20岁,开始创业,向世界宣告我的存在;30岁,赚够千亿日元的种子基金,用于投身伟大事业;40岁,成为日本第一;50岁,赚到一兆日元;60岁,退休,把事业交给接班人。

1981年9月,回到日本一年半后,孙正义注册了名曰“日本软件银行”的新公司, 在此之后他真的一步步按照当初的规划创下投资界的神话。

在崇拜金钱的人眼中,孙正义就是亚洲巴菲特。

除了大家熟知的雅虎和阿里巴巴,全球共享出行的领军企业Uber,中国共享出行的领军企业滴滴, 世界最大的共享办公企业WeWork,世界最大的芯片架构设计商ARM, 世界有名的机器人设计制造企业波士顿动力,都有他的影子。

从尖端科技到生活娱乐,所有新奇的东西,软银的投资全都覆盖到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你我所处的这个世界,正是因为他,才呈现出这个样子。

只是,人毕竟不是神。从唯物主义的视角看,神无非是古人对神秘的大自然产生恐惧与崇拜心理的具象表现。

而现代金融圈的各种神话,也不过是对超出想象的天量金钱,诞生崇拜心理使然。一旦神话褪去,便会发现不过如此。

孙正义有两大成就,一是缔造日本互联网仅有的明珠—软银投资帝国,二是押中阿里。

阿里初创时融资四处碰壁,蔡崇信拉着马云去见孙正义,几分钟敲定2000万美元投资,后来又追加几千万美元。

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孙正义身价暴涨,短暂登顶世界首富。凭借这笔投资回报率近2000倍、获利超1000亿美元的史诗级投资,孙正义一战封神。

2017年,孙正义遍访全球富豪,搞了千亿愿景基金,试图挖掘下一个阿里。

但从2020年软银首次开始抛售阿里股份以来,阿里巴巴就成了软银和孙正义的一头现金奶牛。

仅2020年上半年,软银累计套现阿里股票近千亿人民币。

有人说,孙正义眼光独到,提前看出阿里要出事,所以早早抛售。其实,真正的问题,出在软银自己身上。

愿景基金成立后一路狂买,到2019年底成功花掉805亿美元,从芯片、卫星、自动驾驶、人工智能,到共享经济、电商,把全球科技独角兽投了个遍。

其中不乏战略意义深远的芯片设计公司ARM,但更多是激进的投资,比如滴滴、WeWork、Coupang这类不断烧钱、连年巨亏的公司。

2019年11月,软银集团发布当年二季度财报时,受愿景基金拖累,净亏损为7001.67 亿日元。孙正义当时在财报会上反思到:“我自己的投资有失误,正在反省。”

好在随后的2020年全球大放水,各种资产暴涨,软银狠狠回了一口血,三季度净利润更是大涨20倍。

这一切都只是回光返照,等待去年发布三季度报告时,单季度亏损已经达到3979亿日元。

此外,软银集团在2021年的负债,已经达到惊人的1.1万亿,负债率超过50%,比持有的阿里股份要多得多。

或许正如孙正义在业绩会上自己所说,软银正处于暴风雪之中。而且这场风雪,威力越来越强。

如今科技股熊市已临,连苹果、微软等巨头都在下跌,软银所投的科技公司自会面临狂风骤雨般去泡沫过程。

02 武士道精神的商人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少年时,孙正义第一次读到司马辽太郎的历史小说《龙马来了》,深受震撼。

书中最打动他的,不是主角坂本龙马创下的丰功伟业,而是其 “脱藩”但还在犹豫时,姐姐坂本乙女对他说的一句话:

“龙马,你是个男子汉,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就应该毅然决然地去做!”

若干年后,这个情节将一再在他的脑海中显现,成为日后诸多艰难决策的精神动力之源。

孙正义渴望成为坂本龙马那样改变国家、造福人类的伟人,但性格上的激进元素,让他更像是一名忠于武士道精神的商人。

他认为人类历史上只有两次最重要的“范式转移”,一次是工业革命,一次是信息革命,而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工业革命引领了过去300年的人类历史进程,信息革命将引领后300年的人类未来进程。

软银的使命是“致力于增加人类的欢乐”,而信息革命,将创造人类幸福。软银,要在这300年,成为引领人类信息革命的领军企业。

此后,软银在投资的路上一路狂奔。

他所有的神话都来源于一条:敢一直ALL in 互联网科技。

2015年,软银投资Coupang10亿美元,此后又追加20亿美元投资,成为第一大股东。Coupang号称韩国最大电商平台,2020年底已坐拥1480万活跃客户,相当于一半韩国人在用Coupang。

2016年至2017年,软银中国投资100亿美元参与滴滴多轮融资。滴滴招股书显示,软银力压阿里、腾讯、苹果、高瓴、红杉等豪华天团,位居最大股东,持股比列最高达到21.5%,相比之下创始人程维持股仅6%,联合创始人柳青持股1.7%。

更雷人的是WeWork,虽被称为共享办公巨头,本质就是互联网二房东,硬包装成科技企业,前些年估值曾飙涨到离谱的700亿美元。2019年,软银豪掷100亿美元收购WeWork 80%股份。令孙正义头疼的是,WeWork为了继续融资,贸然冲刺上市,却因招股书暴雷上市失败,此后估值暴跌。

据软银财报,截至2022年3月,其投资组合包含475家被投企业。其中,愿景基金一期在全球范围内持有投资组合82家,已上市企业22家;二期在全球范围内持有投资组合250家,其中已上市企业14家。

“疯狂”的经验主义,毕竟,投资有时候就像下赌注,幸运并不会总是降临。

软银投资Wework一案经典不在于孙正义对Wework的重仓,而是他在重仓方面的疯狂。

疯狂,几乎是孙正义投资的执念。孙正义在投资上的疯狂体现为两点:

1)一旦看中,必须投资;

2)一旦投资,必定重仓。

孙正义自信和冒险的投资理念用一句话概括,一定是,非常相信自己的投资判断,所以为了拿下高额回报,一定要持续投资。

坚持,一向是中华传统美德。但在投资上,它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一旦触礁,无法回头。

重仓之后,无法抵抗不可抗力因素(比如中国对教育行业的政策实施、地缘政治等)的影响,结局就只剩下失败。

投资有风险,失败也是家常便饭,但是孙正义的疯狂指数级放大了这些失败。

投资圈里常常会讲到一个词:路径依赖,很多投资人表示常常会陷入自己的经验主义里。

追溯过去十年软银的投资案例,很明显的一条路径依赖是,它一直在试图复刻或者还原巅峰时期的中国互联网时代。

此时此刻,像极了22年前的那一幕。

2000年,阿里刚刚获得投资,离上市还有很多年。才靠着33%雅虎股份成为“一日首富”后不久,互联网迎来了泡沫破裂的寒冬。

彼时,孙正义手握美国互联网行业8%的市值,投资了300多家公司。当雪崩来临,他受到的冲击当然也最严重——软银市值跌去99%。

随后的故事家都知道了,他来到中国,除了花两千万买到阿里股份,还看中了携程、网易、新浪,之后又把滴滴、当当、盛大、人人网投了个遍,持股的公司数量越来越多。到2019年,已经超过1000家。

其拥有的资产规模,也从110亿美元增长至1750亿,年回报率高达44%,是巴菲特的6倍。

这些年来,与其说孙正义是投资神话,不如说中国的经济是个奇迹。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过去几十年,亚洲到处都充斥着机会。既有朝气蓬勃的中国市场可以深入,又有广场协议下的日本市场可以吞咽。

孙正义曾经的成功,除了自己拥有的独到眼光,更多的是在享受时代红利。

上一次泡沫破裂时,软银缩水99%。这一次,又会剩下多少。

03 尾声

潮起潮落,孙正义有WeWork的惨痛,也有阿里的传奇经典。羽毛和子弹,都曾得到。

进入2022年,受全球通胀、疫情反复、俄乌冲突、各国加息影响,全球风险资产掀起一场腥风血雨,高估值的科技股以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均遭惨烈抛售。美元开始升值,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下跌27%,这些都让软银变得更谨慎,未来也会采取更防御性的策略。

处于全球加息时代,软银能否从科技股泡沫中全身而退,仍需时间验证。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